第616章 秒破人武劫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第616章 秒破人武劫

当夏元龙一行在门卫引领下,来到院长坐落于帝都学府西苑厅房之时,辰申正在向廖苍芒请教炼丹的难题。

当然了,所谓“难题”,只是这少年没话找话的一个托词罢了:深夜来寻,总要有点特殊的由头才是。

“呵,总算找来了……再晚一点哥都没问题可问了。”辰申早就料到大夏王会想方设法的找到自己,此刻总算如愿以偿,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错愕感,大张着嘴巴迟迟无言。

倒是廖苍芒认清来者后,当即俯身而拜:“微臣参见陛下!不知陛下龙驾亲至,有失远迎,还望陛下赎罪!”

说完,他还不忘用胳膊肘轻捅了捅辰申,那意思像是在说:“别愣着,见礼啊?”

作为辰家嫡子嫡孙,辰申有面圣不跪的特权,因此只是行了抱拳之礼,语气中暗含一丝伪装出来的惶恐:“草民拜见陛下。”

大夏王微微扶手,示意二人起身,心下暗忖:“原来这小子是来向廖苍芒请教功课的,唔……如此废寝忘食,与辰家大长老所说的贪玩成性可是半点都不沾边。”

“那辰熳阳那厮又为何要当孤的面奚落自家少主呢?”

这个问题在大夏王的脑海里一闪而逝。

放在以往,他或许会深究一番,可现在,辰藏锋玉碎人亡,夏元龙哪还有心思为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心?

他信手一挥,龙袍宽敞的金色袖摆一甩之馀,一阵风系玄能挥洒而出,凝力为壁,造出一面半透明的玄能屏障隔人耳目,这才幽幽开口:“辰申,孤问你,你爷爷临走前可有将一枚寄魂玉留在你这里?”

“寄魂玉?没有啊。”辰申果断摇头:“回陛下,爷爷奉命出征淮南,小子也是这两日才有所耳闻。在此之前,小子一直在闭关苦修。”

“哦?这样啊……”夏元龙眉头微蹙,本想着辰藏锋或许还会留给至亲之人一枚魂玉的。

毕竟有血脉关系的至亲,在魂玉破碎的时候,除了能证明对方不幸身死外,还能凭借着嫡亲血脉特有的关联性,大致感应出那身死之人遭遇不幸的地点。

现在看来,夏元龙是白跑这一趟了。

他欲转身离去,不曾想,却被辰申出言所止:“陛下,您突然问及魂玉的问题,该不会……该不会是我爷爷出了什么意外?”

少年的声音微颤,语调急促。

大夏王脚步一顿,心里略一权衡后,觉得辰申既然是辰家嫡系唯一的独苗,辰藏锋的死讯,他也有权利知晓。

于是乎,这龙袍加身的壮年汉子徐徐转回身来,一双五味杂陈的眼眸与辰申对视片刻后,轻叹了口气:“你爷爷留在神武殿的魂玉,碎了。”

辰申极为错愕的呆愣了几秒后,突然大摇其头:“不、不会的!陛下,您、您可别跟草民开这种玩笑啊!”

“辰申,你冷静一点!君上一言九鼎,岂会乱说?你……你节哀吧!”典龙突然开口道。

事实上,在得知老将辰藏锋魂玉破碎的消息后,这个肌肤黝黑如炭、面色刚毅如山的汉子也着实感伤不已。

放眼全大夏,他最敬重的人就是辰老将军了。

典龙自问能有今天之高位,除了当今陛下的信任外,更离不开早年追随辰藏锋东征西讨时,那老将军的提携之恩、栽培之义。

“不信,我不信!我要回辰家。家族长老们应该还有另一枚魂玉。神武殿的魂玉爆碎或许只是个意外。”

辰申刚准备冲出房去,却被大太监李宗明拦住了去路,小声道:“陛下就是从辰府来到此地的。辰老将军留于家族的寄魂玉,也碎了……”

“什么?这……”

辰申顿时呆若木鸡。事实上,他只是在演戏。

为了不被在场众人看出破绽,少年果断蹲伏在地,双手抱头,垂面含胸,让人看不出他的神情。

大夏王又轻叹了口气,出言宽慰:“辰申,你也别哀伤了,你爷爷……”

“啊啊啊啊啊!”

夏元龙的话还没说完,突闻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自辰申口中传出。

而后,这少年指尖白光一闪,似是从空间玄戒中取出一枚玄丹,囫囵吞枣的咽下。

“辰申,你这是?”廖苍芒怕他自寻短见,刚准备冲过去,以魂力体察这少年吞服的究竟为何物。

不曾想,辰申猛一昂头,一声长啸脱腔而出的同时,周身上下顿时激发出狂暴的雷系玄能——

“兹拉……兹拉……”

大夏王眉梢微挑,面露不快之色。

只因在夏元龙眼里,辰申实在是太猖狂、太失态了,竟敢在一国之君面前毫无保留的激发玄能,怒言嘶吼,毫无敬君畏圣之心。

若不是看在他爷爷的份儿上,大夏王说不定便会治他一个目无君上之罪。

“辰申,你这是做什么?快点冷静下来!”大太监李宗明也被辰申此刻的反常之举吓了一跳。

“难不成这小子是伤心过度,心魔噬灵了?”廖苍芒越发的紧张:“陛下请允许老朽将他击晕,以免辰申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冒犯君威。”

夏元龙微微点了点头,以示默许。

廖苍芒刚准备出手,不曾想,却被那少年一袭断断续续的话语所阻:“等、等一下!我并无大碍,你们,都、都别动……”

“恩?”听他所言,似乎这小子还有一丝神智?

大夏王微微眯起双目,慵懒的摆了一下手,示意廖苍芒退下:“孤倒要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短短一息过后——

“嗡嗡……嗤!”

“咦?陛下,辰申的玄气威能,居然已达到了九星玄士巅峰?”大太监李宗明突然一语急喝。

“的确如此。他才十六岁吧?十六岁的玄士巅峰,殊为难得了。”大夏王的眼中闪过一丝宽慰之色。

又是一息过后——

“嗡!滋滋滋……”

那少年周身上下的紫红色雷劲越发强悍,威势再度拔高了一大截!

“一星……玄师?”廖苍芒大吃一惊。

典龙和李宗明也都怔了怔神:“这小子、竟能秒破关人武劫?这怎么可能?”

当夏元龙一行在门卫引领下,来到院长坐落于帝都学府西苑厅房之时,辰申正在向廖苍芒请教炼丹的难题。

当然了,所谓“难题”,只是这少年没话找话的一个托词罢了:深夜来寻,总要有点特殊的由头才是。

“呵,总算找来了……再晚一点哥都没问题可问了。”辰申早就料到大夏王会想方设法的找到自己,此刻总算如愿以偿,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错愕感,大张着嘴巴迟迟无言。

倒是廖苍芒认清来者后,当即俯身而拜:“微臣参见陛下!不知陛下龙驾亲至,有失远迎,还望陛下赎罪!”

说完,他还不忘用胳膊肘轻捅了捅辰申,那意思像是在说:“别愣着,见礼啊?”

作为辰家嫡子嫡孙,辰申有面圣不跪的特权,因此只是行了抱拳之礼,语气中暗含一丝伪装出来的惶恐:“草民拜见陛下。”

大夏王微微扶手,示意二人起身,心下暗忖:“原来这小子是来向廖苍芒请教功课的,唔……如此废寝忘食,与辰家大长老所说的贪玩成性可是半点都不沾边。”

“那辰熳阳那厮又为何要当孤的面奚落自家少主呢?”

这个问题在大夏王的脑海里一闪而逝。

放在以往,他或许会深究一番,可现在,辰藏锋玉碎人亡,夏元龙哪还有心思为这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心?

他信手一挥,龙袍宽敞的金色袖摆一甩之馀,一阵风系玄能挥洒而出,凝力为壁,造出一面半透明的玄能屏障隔人耳目,这才幽幽开口:“辰申,孤问你,你爷爷临走前可有将一枚寄魂玉留在你这里?”

“寄魂玉?没有啊。”辰申果断摇头:“回陛下,爷爷奉命出征淮南,小子也是这两日才有所耳闻。在此之前,小子一直在闭关苦修。”

“哦?这样啊……”夏元龙眉头微蹙,本想着辰藏锋或许还会留给至亲之人一枚魂玉的。

毕竟有血脉关系的至亲,在魂玉破碎的时候,除了能证明对方不幸身死外,还能凭借着嫡亲血脉特有的关联性,大致感应出那身死之人遭遇不幸的地点。

现在看来,夏元龙是白跑这一趟了。

他欲转身离去,不曾想,却被辰申出言所止:“陛下,您突然问及魂玉的问题,该不会……该不会是我爷爷出了什么意外?”

少年的声音微颤,语调急促。

大夏王脚步一顿,心里略一权衡后,觉得辰申既然是辰家嫡系唯一的独苗,辰藏锋的死讯,他也有权利知晓。

于是乎,这龙袍加身的壮年汉子徐徐转回身来,一双五味杂陈的眼眸与辰申对视片刻后,轻叹了口气:“你爷爷留在神武殿的魂玉,碎了。”

辰申极为错愕的呆愣了几秒后,突然大摇其头:“不、不会的!陛下,您、您可别跟草民开这种玩笑啊!”

“辰申,你冷静一点!君上一言九鼎,岂会乱说?你……你节哀吧!”典龙突然开口道。

事实上,在得知老将辰藏锋魂玉破碎的消息后,这个肌肤黝黑如炭、面色刚毅如山的汉子也着实感伤不已。

放眼全大夏,他最敬重的人就是辰老将军了。

典龙自问能有今天之高位,除了当今陛下的信任外,更离不开早年追随辰藏锋东征西讨时,那老将军的提携之恩、栽培之义。

“不信,我不信!我要回辰家。家族长老们应该还有另一枚魂玉。神武殿的魂玉爆碎或许只是个意外。”

辰申刚准备冲出房去,却被大太监李宗明拦住了去路,小声道:“陛下就是从辰府来到此地的。辰老将军留于家族的寄魂玉,也碎了……”

“什么?这……”

辰申顿时呆若木鸡。事实上,他只是在演戏。

为了不被在场众人看出破绽,少年果断蹲伏在地,双手抱头,垂面含胸,让人看不出他的神情。

大夏王又轻叹了口气,出言宽慰:“辰申,你也别哀伤了,你爷爷……”

“啊啊啊啊啊!”

夏元龙的话还没说完,突闻一阵撕心裂肺的咆哮自辰申口中传出。

而后,这少年指尖白光一闪,似是从空间玄戒中取出一枚玄丹,囫囵吞枣的咽下。

“辰申,你这是?”廖苍芒怕他自寻短见,刚准备冲过去,以魂力体察这少年吞服的究竟为何物。

不曾想,辰申猛一昂头,一声长啸脱腔而出的同时,周身上下顿时激发出狂暴的雷系玄能——

“兹拉……兹拉……”

大夏王眉梢微挑,面露不快之色。

只因在夏元龙眼里,辰申实在是太猖狂、太失态了,竟敢在一国之君面前毫无保留的激发玄能,怒言嘶吼,毫无敬君畏圣之心。

若不是看在他爷爷的份儿上,大夏王说不定便会治他一个目无君上之罪。

“辰申,你这是做什么?快点冷静下来!”大太监李宗明也被辰申此刻的反常之举吓了一跳。

“难不成这小子是伤心过度,心魔噬灵了?”廖苍芒越发的紧张:“陛下请允许老朽将他击晕,以免辰申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冒犯君威。”

夏元龙微微点了点头,以示默许。

廖苍芒刚准备出手,不曾想,却被那少年一袭断断续续的话语所阻:“等、等一下!我并无大碍,你们,都、都别动……”

“恩?”听他所言,似乎这小子还有一丝神智?

大夏王微微眯起双目,慵懒的摆了一下手,示意廖苍芒退下:“孤倒要看看,他究竟在搞什么花样?”

短短一息过后——

“嗡嗡……嗤!”

“咦?陛下,辰申的玄气威能,居然已达到了九星玄士巅峰?”大太监李宗明突然一语急喝。

“的确如此。他才十六岁吧?十六岁的玄士巅峰,殊为难得了。”大夏王的眼中闪过一丝宽慰之色。

又是一息过后——

“嗡!滋滋滋……”

那少年周身上下的紫红色雷劲越发强悍,威势再度拔高了一大截!

“一星……玄师?”廖苍芒大吃一惊。

典龙和李宗明也都怔了怔神:“这小子、竟能秒破关人武劫?这怎么可能?”

[ 第616章 秒破人武劫 ] 已阅读完毕,您还可以:
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推荐给朋友哦。MI看书 mikanshu.com

尊敬的版权方、作者您好,本站内容均采集自互联网,如您对本站资源有所异议,请邮件告知,将尽快处理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