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神鼎显威!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第168章 神鼎显威!

“动手!”欧阳绝一声沉喝!

就在此时——

“嘭!”

一击猛拳,居然狠狠的砸在了他自己的后脑勺上……

“砰!砰!砰!砰……”

紧接着,胸腔、裆下、咽喉等等要害部位,皆毫无征兆的受到一连串痛击!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要害部位二连三的遭受重击,顿时让他胸骨崩碎、内脏爆裂。

电光火石之后,欧阳绝便气息奄奄的瘫软在地。

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努力翻动了一下眼珠,终于看清了是谁偷袭了自己——

竟是那几个前一刻还死气沉沉的、让人以为它们已经失去了魂识操控、变成一堆堆无用的破烂金属的战争傀儡……

欧阳绝吃力的扭动头部,朝几步开外的三个同伴看去,欧阳血、欧阳厉和欧阳火,也都无一例外的被附近的傀儡突然袭击,现在像自己一样,奄奄一息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刚才被欧阳四兄弟的“火斧燎天”激荡起的泥土烟尘,直到此刻才徐徐散去。

亮于众人眼前的,却并不是那黑袍少年的尸体,而是一口倒扣在地面上的水晶鼎炉——地阶上品玄器:罡芯琉璃鼎!

鼎内罩着的,正是欧阳四兄弟觉得早已必死无疑的辰申!

少年将罡芯琉璃鼎收回空间包裹后,从容的站起身,那双看向欧阳四兄弟的眼神中,满是嘲弄:“刚才是谁说哥死了?妈蛋的,阎王老子都不敢在生死簿上写下哥的名字!就凭你们几个,还想杀我?呵呵……”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住了,一双双齐刷刷的看向那个面色从容的少年,一副活见鬼的神情!

原来,辰申早在欧阳四兄弟拼着不要命的打法强行突围的那一瞬间,就已然明白:“这四个家伙是想杀我本尊!”

知道归知道,可辰申却并么有打算在千钧一发之际,施展闪现逃生。因为,他害怕自己躲开以后,火斧燎天的强悍玄能,会殃及到他身后百步外的苗玲和顺老。

于是,少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当初在拍卖会上淘来的罡芯琉璃鼎,硬抗下这一击!

罡芯琉璃鼎,除了能在炼制玄丹的时候,具备极为神奇的特效以外,它自身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地阶上品玄器。

堂堂地阶上品玄器,如果连四名高阶玄士的合力一击都经受不住,那也未免太垃圾了点。

于是乎,少年便利用那硕大斧刃砸落下来、遮挡住欧阳四兄弟视线的瞬间,从空间包裹中取出罡芯琉璃鼎,倒扣在地,把自己罩在其中。

显然,罡芯琉璃鼎并没有让辰申失望,它很从容的抗下了煞气斐然的组合技火斧燎天,蹲伏在里面的辰申,只是感受到了一阵大地的震荡、以及能量碰撞时所产生的轰鸣之音,其馀一切都完好无损。

再然后,少年便将计就计,给十八铜人下达指令,让它们在距离欧阳绝、欧阳烈、欧阳血、欧阳火很近的位置停下,摆出一副“辰申以死,傀儡失效”的假象。

那四个家伙果真上了当,大喜过望的同时,警戒心自然也降到了谷底。

鼎内的少年抓住这一战机,意念一动,十八尊战争傀儡便出其不意的发起猛攻。

当然,欧阳四兄弟注定没有机会了解到整个事情的原委了。

欧阳绝睚眦欲裂,他引以为傲的组合技,曾经秒杀过九星玄士的火斧燎天,居然被一口水晶鼎炉挡了下来,里面的少年,竟毫发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你……你……”

辰申才懒得听这些人废话,给他们比划了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以后,十八铜人立即重拳砸落——

“嘭!嘭!嘭!嘭!”

眨眼的功夫,四颗大好头颅瞬间爆碎,死了个彻彻底底。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绝,获得经验值42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血,获得经验值37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厉,获得经验值29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火,获得经验值2500点!”

……

成功击杀了四名高阶玄士,收获的经验值加在一起,竟然足有一万三千点之多,约等于吞噬一部孤本的凡阶上品功法的一半,相当不错。

这是因为,辰申目前的自身修为只有一星玄士。而他所击杀的人,修为最低的也达到了玄士七星,属于越级击杀,所以有极为可观的经验加成。

不过,玄士境界的等级提升,所需要的经验总量也更为庞大,这一万三千多点的经验值,居然只填满了经验槽的二十分之一。

“少爷!”辰申没死,这让苗玲喜极而涕!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少年面前,一头扎进对方的怀抱:“呜呜呜……”

辰申捧着对方的小脸蛋,她那楚楚可怜的面容实在令人怜惜,一边帮他抹眼泪一边柔声道:“好了,玲儿乖,本少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哭花了脸成花脸猫就不漂亮啦!”

“少爷福大命大,太好了太好了……”老奴福顺轻轻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他很感动!因为他知道,辰申肯定是为了救他和苗玲,才专程从万里之外的帝都赶回来的。

想他福顺何德何能?不过就一瘸腿老奴而已。苗玲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侍女丫鬟,他们两人还都是没有半点玄气修为的“下等人”,在修者的眼中,普通人的性命,并不比泥坑草地上爬着的蝼蚁珍贵多少。

要是让别的主子摊上这事儿,他们是肯定不会以身犯险来救这么两个没用的东西。

可是辰申,却义无反顾。正如少年之前所说的那样:他从来没有把顺老和苗玲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人,而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

顺老心里暖洋洋的,暗自立下誓言:“老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为这少年做牛做马,刀山火海亦不可阻!”

至于城主萧默,这老头到现在还是一副嗔目结舌的样子,显然还没从欧阳四兄弟突然被杀的这个大逆转中回过神来呢!

安抚好苗玲的情绪以后,辰申施施然的走到那四个尸体的身边,蹲下身子,开始搜刮属于自己的战利品。

他先是在距离最近的欧阳血身上摸索了半天,突然,俊逸的剑眉猛然一皱……

“动手!”欧阳绝一声沉喝!

就在此时——

“嘭!”

一击猛拳,居然狠狠的砸在了他自己的后脑勺上……

“砰!砰!砰!砰……”

紧接着,胸腔、裆下、咽喉等等要害部位,皆毫无征兆的受到一连串痛击!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要害部位二连三的遭受重击,顿时让他胸骨崩碎、内脏爆裂。

电光火石之后,欧阳绝便气息奄奄的瘫软在地。

他撑着最后一口气,努力翻动了一下眼珠,终于看清了是谁偷袭了自己——

竟是那几个前一刻还死气沉沉的、让人以为它们已经失去了魂识操控、变成一堆堆无用的破烂金属的战争傀儡……

欧阳绝吃力的扭动头部,朝几步开外的三个同伴看去,欧阳血、欧阳厉和欧阳火,也都无一例外的被附近的傀儡突然袭击,现在像自己一样,奄奄一息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刚才被欧阳四兄弟的“火斧燎天”激荡起的泥土烟尘,直到此刻才徐徐散去。

亮于众人眼前的,却并不是那黑袍少年的尸体,而是一口倒扣在地面上的水晶鼎炉——地阶上品玄器:罡芯琉璃鼎!

鼎内罩着的,正是欧阳四兄弟觉得早已必死无疑的辰申!

少年将罡芯琉璃鼎收回空间包裹后,从容的站起身,那双看向欧阳四兄弟的眼神中,满是嘲弄:“刚才是谁说哥死了?妈蛋的,阎王老子都不敢在生死簿上写下哥的名字!就凭你们几个,还想杀我?呵呵……”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住了,一双双齐刷刷的看向那个面色从容的少年,一副活见鬼的神情!

原来,辰申早在欧阳四兄弟拼着不要命的打法强行突围的那一瞬间,就已然明白:“这四个家伙是想杀我本尊!”

知道归知道,可辰申却并么有打算在千钧一发之际,施展闪现逃生。因为,他害怕自己躲开以后,火斧燎天的强悍玄能,会殃及到他身后百步外的苗玲和顺老。

于是,少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当初在拍卖会上淘来的罡芯琉璃鼎,硬抗下这一击!

罡芯琉璃鼎,除了能在炼制玄丹的时候,具备极为神奇的特效以外,它自身更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地阶上品玄器。

堂堂地阶上品玄器,如果连四名高阶玄士的合力一击都经受不住,那也未免太垃圾了点。

于是乎,少年便利用那硕大斧刃砸落下来、遮挡住欧阳四兄弟视线的瞬间,从空间包裹中取出罡芯琉璃鼎,倒扣在地,把自己罩在其中。

显然,罡芯琉璃鼎并没有让辰申失望,它很从容的抗下了煞气斐然的组合技火斧燎天,蹲伏在里面的辰申,只是感受到了一阵大地的震荡、以及能量碰撞时所产生的轰鸣之音,其馀一切都完好无损。

再然后,少年便将计就计,给十八铜人下达指令,让它们在距离欧阳绝、欧阳烈、欧阳血、欧阳火很近的位置停下,摆出一副“辰申以死,傀儡失效”的假象。

那四个家伙果真上了当,大喜过望的同时,警戒心自然也降到了谷底。

鼎内的少年抓住这一战机,意念一动,十八尊战争傀儡便出其不意的发起猛攻。

当然,欧阳四兄弟注定没有机会了解到整个事情的原委了。

欧阳绝睚眦欲裂,他引以为傲的组合技,曾经秒杀过九星玄士的火斧燎天,居然被一口水晶鼎炉挡了下来,里面的少年,竟毫发无损。

“这、这怎么可能?你……你……”

辰申才懒得听这些人废话,给他们比划了个大拇指朝下的动作以后,十八铜人立即重拳砸落——

“嘭!嘭!嘭!嘭!”

眨眼的功夫,四颗大好头颅瞬间爆碎,死了个彻彻底底。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绝,获得经验值42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血,获得经验值37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厉,获得经验值2900点!”

“叮!恭喜宿主斩杀仇敌欧阳火,获得经验值2500点!”

……

成功击杀了四名高阶玄士,收获的经验值加在一起,竟然足有一万三千点之多,约等于吞噬一部孤本的凡阶上品功法的一半,相当不错。

这是因为,辰申目前的自身修为只有一星玄士。而他所击杀的人,修为最低的也达到了玄士七星,属于越级击杀,所以有极为可观的经验加成。

不过,玄士境界的等级提升,所需要的经验总量也更为庞大,这一万三千多点的经验值,居然只填满了经验槽的二十分之一。

“少爷!”辰申没死,这让苗玲喜极而涕!

她跌跌撞撞的跑到少年面前,一头扎进对方的怀抱:“呜呜呜……”

辰申捧着对方的小脸蛋,她那楚楚可怜的面容实在令人怜惜,一边帮他抹眼泪一边柔声道:“好了,玲儿乖,本少不是好好的吗?别哭了,哭花了脸成花脸猫就不漂亮啦!”

“少爷福大命大,太好了太好了……”老奴福顺轻轻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他很感动!因为他知道,辰申肯定是为了救他和苗玲,才专程从万里之外的帝都赶回来的。

想他福顺何德何能?不过就一瘸腿老奴而已。苗玲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侍女丫鬟,他们两人还都是没有半点玄气修为的“下等人”,在修者的眼中,普通人的性命,并不比泥坑草地上爬着的蝼蚁珍贵多少。

要是让别的主子摊上这事儿,他们是肯定不会以身犯险来救这么两个没用的东西。

可是辰申,却义无反顾。正如少年之前所说的那样:他从来没有把顺老和苗玲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下人,而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

顺老心里暖洋洋的,暗自立下誓言:“老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要为这少年做牛做马,刀山火海亦不可阻!”

至于城主萧默,这老头到现在还是一副嗔目结舌的样子,显然还没从欧阳四兄弟突然被杀的这个大逆转中回过神来呢!

安抚好苗玲的情绪以后,辰申施施然的走到那四个尸体的身边,蹲下身子,开始搜刮属于自己的战利品。

他先是在距离最近的欧阳血身上摸索了半天,突然,俊逸的剑眉猛然一皱……

[ 第168章 神鼎显威! ] 已阅读完毕,您还可以:
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推荐给朋友哦。MI看书 mikanshu.com

尊敬的版权方、作者您好,本站内容均采集自互联网,如您对本站资源有所异议,请邮件告知,将尽快处理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