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剑道人的怒火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什么就我老大受你一击?凭什么啊,老赵根本没有犯错,他一切行为都按照龙族的规章制度来,你那个徒孙自己要挡着龙族执法,被杀只能说是他自己造的孽,你当你是谁?竟然敢威胁一个正常执法的龙族成员,你当四龙王都不存在的么?”

在林知命被高高架起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了。

这个声音异常的突兀,所有人都在等林知命表态,没有人能想到这时候竟然会有人说出这样一番话。

所有人都看向了说话的人。

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很稚嫩但是身材异常火爆的人,每一个男人在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都忍不住往她身上敏感的部位多看了两眼,同时内心还感叹了一下为什么那么娇小的姑娘会有如此大的凶器。

林知命同样看着那个女孩,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闵宁儿。

“哪里来的野丫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剑道人黑着脸看着闵宁儿训斥道。

“我不是野丫头,我是龙族公共关系处的闵宁儿,负责帮助我们老大协调各大宗派以及各个武林人士之间的矛盾!”闵宁儿傲娇的抬着下巴,挺了挺胸。

“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难道你们龙族真的要看着我与你们不死不休么?”剑道人咬牙说道。

“不死不休?怕是你没那个资格。”林知命冷笑着说道,说完这话,林知命看向了闵宁儿,笑着说道,“宁儿,你这话说的好,咱们没有犯错,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受人一击?如果我就这样承受他一击,那岂不是就意味着之前赵清晨所做的都是错的了?”

“林知命,你太狂妄了,你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么?”剑道人怒道。

“这世界上当然有治得了我的人,但是绝对不是你剑道人…剑道人,你罔顾事实,道德绑架,明明我们没错,却搞得我们好像做错了什么似的,一点道德都没有,你哪里是剑道人,在我看来,你就是剑人!”林知命笑着说道。

“你竟然敢侮辱我的名讳?我的名讳可是我师父赐予我的,对于我而言重于自身性命!林知命,你如此侮辱我,今日在这里我定然与你不死不休,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人活着从这离开!”剑道人怒吼一声,将手中长剑一抖,漫天的杀意从他的体内喷涌而出。

这一股杀意,让整个医院的温度好像都下降了许多。

“剑道人,别冲动!”

李末敌一看到剑道人想要跟林知命拼命,赶忙开口阻止,他其实是知道剑道人的目标的,所以他才会配合剑道人对林知命进行游说,哪曾想,这林知命还没答应受剑道人一击呢,剑道人就怒火攻心想要跟林知命拼命了,这一拼命,就等于是剑道人主动袭击龙族二级官员,这跟剑道人攻击赵清晨是完全两码事,剑道人就算杀了赵清晨也不会被龙族怎么样,可他如果敢主动袭击林知命,那龙族就算想偏袒剑道人也没办法,毕竟林知命的身份在龙族内已经是属于第二级的了!

“来吧,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个无道的贱人能厉害到哪里去,早胖不叫胖,后胖压倒炕,你是比我早成就战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比我强!”林知命继续对剑道人进行挑衅,听到林知命的话,剑道人几乎要气炸了,李末敌的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甚至于也已经将他们所谓的计划给抛诸脑后,眼下的他只想要让面前这个新晋的战神一个好看!

于是,剑道人持剑冲向了林知命!

“别啊!”李末敌的惊叫声传来,但是却依旧阻止不了剑道人。

“这可是医院,不是给你打架的地方!想打出去外面打!”林知命说完,一个加速朝着旁边的窗户冲去。

咣当一声,林知命重重撞在了窗户上,窗户应声碎裂,之后林知命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别跑!”剑道人看到林知命跳出窗外,一个转身同样朝着窗户冲了过去,而后从林知命撞碎的那块玻璃处跳出了医院。

众人朝着窗户边跑去。

窗户外,两大战神就这么在医院门口的位置缠斗在了一起。

剑道人的剑招无比精妙,那一把柔软的剑在空中不断的变换着模样,有时候如剑雨一般,有时候又如游龙一样。

反观林知命,他虽然赤手空拳,但是他的双拳就如同铁铸的一样,拳头碰撞在剑身上发出铿铿铿的声响,锋利的剑芒根本无法穿透林知命的皮肤。

剑与拳头碰撞产生的巨大爆鸣声回荡在医院前方,所有看着这一场战斗的人都呆住了。

这就是战神级的战斗,任何一次简单的交手所爆发出来的威力都不是一般武王可以扛得住的,他们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的范畴,用超人来形容他们也不为过。

此时,在医院前方,林知命一边与剑道人战斗,一边嘴里还不断的嘲讽着剑道人。

“你耍贱耍的还是很不错的,就是人贱了一点。”

“年纪大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对的,为老不尊的人这世界上多了去了。”

各种各样的嘲讽从林知命嘴里说出,进入剑道人的耳朵里,让剑道人几乎要气炸了,他隐居世外修行了那么多年,本以为道心已经很稳,但是却没想到,他的道心甚至于还不如一般人,一般人听到别人骂他估计也不会这么生气。

其实想想也是应该的,一个脱离了社会毒打几十年的人,突然间被人各种辱骂,他怎么可能受得了?如果是正儿八经在社会上混的人,经常会遇到跟人骂街或者被人侮辱的事情,那反而能够轻松的承受。

在林知命看来,所谓的避世清修,如果是用来钻研武学,那可能还有点用,要想通过避世清修来锻炼心性,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不古人怎么有一句话叫做大隐隐于市呢?只有在市井之中面对着各种各样的人,人的心性才能够得到锻炼。

心性很明显不是很坚韧的剑道人被林知命的话给彻底激怒,他猛地一阵手臂,将力量灌注于手中,而后猛地一脚踩在地面上,将手中的剑往前刺去。

“破虚三剑!”剑道人怒吼道。

随着剑道人的怒吼,剑道人的手腕以一种极其可怕的频率震荡了起来。

这一股震荡波从手腕传递到剑身上,剑身也同时颤抖了起来。

手腕颤抖的幅度并不大,但是随着颤抖扩散到剑身上,剑身猛烈的颤抖了起来。

这一颤抖,剑道人手中的一把剑好像在一瞬间化作了三把剑一样。

“是武当绝学破虚三剑!!”走道上看到这一幕的毕飞云忍不住惊叫出声。

“传说中已经失传了的破虚三剑?!”有人惊讶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这人,因为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剑道人手中那一把剑给吸引了。

一剑化三剑,这三剑带着无疑匹敌的威势朝着林知命而去。

看到扑面而来的三剑,林知命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而后,林知命无所畏惧的往前冲去,单手握拳,朝着那扑面而来的三剑轰去。

咻咻咻!

砰砰砰!

总共六个声响,之后林知命与剑道人的身体交叉而过,两人都背向了对方。

一秒钟后…

噗噗噗噗!

林知命的身上,一道道鲜血从他的体表喷涌而出。

林知命身上的衣服骤然裂开数不清的划痕。

鲜血,就是从那些划痕之中喷出的。

“林知命竟然伤了!”

“果然还是年轻啊!”

围观的人纷纷叹气摇头。

林知命脸色难看的转过头去看向剑道人。

剑道人也同样转头看向林知命。

“好强的剑招!”林知命说完这话,脚下一软,一只脚跪在了地上。

剑道人站在原地,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林知命说道,“这,就是你侮辱我的代价!”

说完,剑道人将尖峰一抖,朝着林知命走了过去。

“剑道人,你给我站住!!!”李末敌从楼上跑了下来,冲到了林知命前头,将林知命挡在了身后。

“他羞辱我,这件事情还没完,不把他废了,我剑道人就不足以在武林立足!”剑道人黑着脸说道。

“你放肆,知命可是龙族高级干部,你怎敢伤他?”李末敌呵斥道。

“李处长,你别管了,今天我就要在这里与他不死不休,谁也别拦着我!”林知命从地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特么倒是想看你死,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剑道人要真杀了你,武当派也得跟着完蛋!”李末敌心里呐喊了一句,嘴上却是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剑道人,林处长已然受伤,此事就此打住,你别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

剑道人皱眉看向李末敌,下山之前武当派掌教张无憾跟他说过,李末敌是自己人,他会协助他干掉林知命,眼下他把林知命伤了,只要再继续进攻,那林知命迟早会被他干掉,怎么这时候李末敌要站出来拦着他?难不成这李末敌叛变了?

尊敬的版权方、作者您好,本站内容均采集自互联网,如您对本站资源有所异议,请邮件告知,将尽快处理

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