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章 回家吧(4更)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这边林知命跟林知行在聊天,另外一边,钱大宝的家中。

那个喜欢戴鸭舌帽的女孩此时正坐在钱大宝的对面,一如既往的带着鸭舌帽。

“真没想到啊,我是真没想到啊,林知命竟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沈思聪死了,沈听风跟沈听白两人已经杀红了眼,沈红月跟林知行跑路,沈家就这样完蛋了,我们钱家日思夜想想要灭掉的沈家,就这样在几天的时间里完蛋了,这林知命太厉害了啊!”钱大宝忍不住赞叹道。

鸭舌帽女孩认同的点了点头,这几天榕金市的种种她都看在眼里,最让她感到惊叹的是,榕金市发生的这些事情明面上看起来没有一件跟林知命有关,但是,谁都知道这每一件事情的背后,都有林知命的影子。

这才是最可怕的。

林知命制造了一场风暴,但是自己却站在了风暴的外面。

“不过,林知命还有一个死穴。”鸭舌帽女孩说道。

“什么死穴?”钱大宝问道。

“沈红月跟林知行…这两人一个是他的大妈,一个是他的大哥,不管这两人之前做了什么事情,只要林知命对这两个人下死手,从伦理道德上来说,林知命无法立足,帝都林家不会允许这样一个杀母弑兄的人有机会成为帝都林家的掌权人的。”鸭舌帽女孩说道。

“是么?那林知命之前还公开说要杀了沈红月!”钱大宝惊讶的说道。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给沈红月以及沈家施压,足够的压力才会让人出错,而沈家最大的问题其实并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来自于内部,林知命制造的高压,让他内部自己乱了,所以,林知命说要杀沈红月,这从战术上来说是没错的,但是战略上来说,这一招有着莫大的后患,那就是让大家都知道了他对沈红月的杀心,一旦沈红月被杀,虽然不太会有证据证明沈红月就是林知命杀的,但是,他杀母的名头绝对会成为他一生抹不去的污点,这也是必然的!”鸭舌帽女孩说道。

“也就是说,这一场战争,林知命看似是打赢了,但是其实从大局上而言,却是输了?”钱大宝问道。

“可以这么认为,除非他不杀林知行跟沈红月。但是你觉得,这可能么?”鸭舌帽女孩问道。

“不可能…哎,林知命啊林知命,虽然厉害,但是终究还是输了啊!”钱大宝叹气道。

“但是此人可以利用。”鸭舌帽女孩说道,“他的谋略太强,如果能够招揽到我的身边,那么…我的胜算无疑会增大许多。”

“那等回头我再找他一下…这个林知命,就连我都成了他的刀,确实厉害!”钱大宝认同的点了点头。

鸭舌帽女孩笑了笑,如果能够招揽到林知命,那这一趟榕金市之旅,就不算没有收获了。

另外一边,林知命这里。

林知命跟林知行聊了很多东西,比如他是如何蛰伏的,比如他又是如何收集林知行的黑材料的,这些林知行以往不知道的事情,林知命都跟他说了。

看林知命的样子似乎真都要跟林知行推心置腹。

与此同时,沈红月已经带着几个手下来到了门外不远处。

“小姐,别冲动啊!”一个手下说道,“林知命真在里面的话,您去了也没用。”

“给我一把枪。”沈红月黑着脸说道。

“小姐,别啊!”手下还在劝。

“给我枪,然后你们在外面等我,这是我们家的事情,我自己去,不拖累你们,如果我干掉了林知命,那你们刚好接应我,如果我没干掉林知命,那你们就走吧。”沈红月说道。

“哎,小姐…”手下纷纷叹息,这时候,船长递了一颗药给沈红月。

“小姐,吃了这个吧。”船长说道。

“这是什么?”沈红月问道。

“这东西可以提升醒脑,提高专注度。吃下去立马见效,你现在心神不宁,身体在发抖,就算给你枪了,你也不一定射的准。”船长说道。

沈红月点了点头,拿过药一口吃了下去。

在药物入口的一瞬间,一股清凉之意涌入脑海之中,她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明了许多。

“夫人,那林知命据说身手不凡,您一会儿看到他之后,别有任何犹豫,直接开枪,别给他反应的机会,这样或许能成!”船长又说道。

“好了,我去了,只要看到他,我马上开枪!”沈红月咬了咬牙,往前走去。

看着沈红月离去,船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老板,沈红月已经去了,也给她喂了药了。”船长说道。

“好!”

与此同时,房间内。

林知命挂掉电话,起身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处理点事情。”

说完,林知命起身走入了旁边的房间。

这时候,黎思娜从别处走了过来,拿了一面巨大的镜子放在了林知行面前的桌子上。

林知行错愕的看着这面镜子,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他对面放上这东西。

镜子稍微有些倾斜,从林知行坐的位置看镜子,镜子刚好反射到门口。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人推开,随后,沈红月从门外走了进来。

“知行,妈救你来了!”沈红月一边说着,一边抬起枪对准了前方。

第一眼,沈红月看到了面对着他的儿子。

他的儿子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后,沈红月就看到了一个背着自己的人。

这人的轮廓跟林知命有点像。

瞬间,沈红月的大脑充上了血,整个人猛地亢奋了起来。

于是,沈红月毫不犹豫的将枪口对准了这人,而后开枪。

砰!

一声枪响。

沈红月枪法不准,本打算打脑袋的,但是却打中了左后背。

那人身体一颤,还没回头,沈红月又连开两枪。

这两枪同样打在了对方的后背上。

“哈哈哈,林知命,你也有今天!”沈红月激动而又兴奋的大叫道。

那被射中的人颤颤巍巍的转过头,看向沈红月说道,“妈,你怎么…”

沈红月呆住了。

那被他的枪打中的人,不是林知命,而是林知行。

“怎么会是你?!”沈红月扔掉枪,惊慌失措的跑到了林知行的面前将林知行扶住。

“妈,为什么?”林知行抬起手抓在沈红月?的手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不是坐在那的么,你…”沈红月指向林知行的前方,结果发现,自己也在林知行的前方。

这是怎么回事?出现了幻觉么?

沈红月愣了一下,随后才发现,在她前方,是一面镜子!

也就是说,她刚才进来看到的自己的儿子,其实只是镜子里反射出来的,她的儿子就是背对着他坐着的那个人。

“妈,知命都说要放过我了,你怎么能这样…”林知行说出这么一句话后,眼珠子一翻,没了生机。

至死,他都不知道他妈妈为什么要杀他,沈红月也没有机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误会。

“知行,知行啊,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不知道是你啊!”沈红月激动的哭喊道。

与此同时,林知命从旁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冷漠的看着沈红月。

“真可怕,竟然把自己儿子给杀了。”林知命面色戏谑的说道。

“林知命,是你杀了我儿子,你赔我儿子的命!”沈红月大叫道。

“沈红月,你疯了吧?你自己开枪杀了你儿子,我也没逼你也没抓着你的手,你怎么能污蔑我呢?”林知命问道。

“就是你!”沈红月哭喊道,“就是你啊!”

“怎么样,现在感觉到难受了是么?当初你设计杀害我爸,也就是你丈夫的时候,你如果会有现在十分之一的难过的话,想来,你也就下不去手了。”林知命说道。

沈红月大声的痛哭着,紧紧抱住林知行的尸体,已经说不出话来,那声嘶力竭的哭喊声足以让任何人动容,除了林知命。

“思娜,报警吧。”林知命对黎思娜说道。

“是!”黎思娜点了点头,拿起手机报了警。

“沈红月,你今天所受的一切,相较于过去二十多年我受到的一切来说,不值一提,当日你种下的因,就是你现在身上的果,我不杀你,因为让你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因为你杀了自己的儿子,你最亲爱的儿子…三年前的今日,你杀了你丈夫,三年后的今日,你杀了你最爱的儿子,天道轮回,因果循环,谁也逃不过,你我的恩怨,就此了结。”林知命看着沈红月说道。

沈红月哭的已经没有声音了。

“走吧。”林知命说完,带着黎思娜走出了房间。

“知行,妈妈对不起你,一切都是因为妈妈利欲熏心,知行,妈妈马上就去陪你了,你不要怕,你不会孤单的…”沈红月说着,拿起了地上的枪。

砰!

一声枪响。

房间外,之前的船长等人来到了林知命的面前。

“你们做的很好,先回去吧。”林知命说道。

“是,老大!”众人点了点头,躬身退去。

林知命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走到路边,将烟点燃。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比家人相杀更让人痛苦。

他获得了胜利,帮他的父母,帮他自己报了仇,但是他内心的痛苦,却不比沈红月少多少。

毕竟,林知行是他的大哥,流淌着同样的血液。

毕竟,沈红月是他父亲的结发妻子…

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复仇之战,林知命早在离开海峡市的时候就已经明白。

可就算如此,他也必须复仇。

复仇,是给死去的一个人交代。

难过,留给现在的自己就可以了。

林知命看着天空。

天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乌云密布。

“要下雨了。”黎思娜忽然说道。

林知命点了点头,擦了擦眼角,而后说道,“走吧,回家。”

“嗯。”

(榕金市的故事基本上写完了,接下去就是 一段过渡,而后会开启全新的篇章,这本书跟以前的书最大的不同就是这本书的故事线要更加明朗,从翻身做主,到灭掉本市的敌人,再敲打天鹭市的敌人,一直到榕金市之行,从头贯穿。林知命完成了复仇,也走上了争霸之路,接下去的故事会更加精彩,敬请关注。)

尊敬的版权方、作者您好,本站内容均采集自互联网,如您对本站资源有所异议,请邮件告知,将尽快处理

Copyright ©